聽聽曝光资讯 | 防伪产品公告 | 配套服务 | 防伪知识 | 使用手册 | 防伪论坛 — 关于我们 —
第一篇 第二篇 第三篇 第四篇 第五篇 第六篇 第七篇 第八篇 第九篇 第十篇 第十一篇
聽聽聽聽目前位置:栏目首页 >> 第一篇
聽聽| 相关章节链接
聽聽第一章 假冒伪劣商品的概念
聽聽第二章 假冒伪劣商品产生的原因
聽聽第三章 打假执法内容和方法
聽聽第四章 打假执法专项整治行动的开展
聽聽第五章 打假执法的行为主体
聽聽第六章 打假执法的法律依据
聽聽第七章 打假执法依据商品质量标准
聽聽第八章 打假执法与名牌商品保护
聽聽第九章 打假执法与知识产权保护
聽聽第十章 打假执法与消费者权益保护
第三章 打假执法内容和方法

上一页 目 录 下一页
六、国外打假的有关法律和诉讼程序
自80 年代初起,许多国家开始制定打假方面的法律,不仅将制假活动 定为刑法罪名,而且还对制假活动处以严厉的惩罚措施。
工业化国家对打假在刑法方面的发展,不仅反映出人们不断意识到,进 行假冒仿造品交易对经济和社会的影响,还反映人们对这种贸易性质变化的 关注。制假活动所带来的高收益及其很少的危险性,促使国家制定严厉惩罚 的法律。同时,也引起从事其他领域犯罪活动人们的关注。
(一)国外对制假的有关法律规定
1. 世界贸易组织的前身关税及贸易总协定GATT《关于与贸易有关的 知识产权协议》对制假的有关法律规定
世界贸易组织《关于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要求各签约国必须 做到“规定适用的刑事程序和惩罚条例,这些程序或条例至少适用于 在商业规模上故意制造假冒商标或侵犯版权的行为。所获得的法律补救措施 应包括足以起到威慑作用的监禁和( 或) 罚款,其处罚程度应与对具有相 应严重性的罪行法律补救措施的处罚程度一致。在相关的案例中,可采取补 救措施还应包括查封、没收及销毁侵权商品,以及所有主要用途是用来进行 上述侵权材料和设备。签约方可以规定将刑事诉讼程序和刑事处罚应用于其 他侵犯知识产权的案件中”
由于受多边协议的支持和双边的压力,最近十年,各国打假的法律措施 有了较大的发展,但是法律的实施是各国管辖区内的民事、刑事和行政诉讼 程序,甚至在欧盟成员国之间也需进行协调,也就是说,打假的法律的实施 仍受到地域的限制,某个制假案例在几个不同的管辖区内可能采取不同的方 式,按照领土属地管理原则,在某一管辖区被认为是制假行为,而在另一个 辖区内有可能不视为制假行为。
2. 美国对制假的有关法律规定
趋向于将制假定为刑事犯罪的最早实例可在1984 年的《美国假冒商标法案》中找到,1984 年该法案将使用假冒商标或服务贸易,定为违反法律 罪。1984 年,法案对判明有罪的个人所给予的最严厉的惩罚,这一条款也 被1994 年的《对违法罪犯的制裁和执行法律法案》中予以很大程度的加 强,目前给予的惩罚是罚款200 万美金,或是监禁10 年,或是两种惩罚同 时进行。对重犯来说,个人罚款的最高额为500 万美金,监禁20 年,对其 他类罪犯的罚款为1500万美金。
3. 法国对制假的有关法律规定
法国新出台的防伪法已将制假的最严厉惩罚提高到罚款100 万法郎 (19.5 万美金),监禁2 年。对重犯来说,要加倍处罚。法庭可命令没收仿 造品及其犯罪使用的工具,也可命令将没收的产品交付给知识产权所有者或 销毁。法庭还有权力命令所有给罪犯提供方便的机构关闭5 年。最后法庭还 可命令,由罪犯出资在报刊上刊登判处有罪的决定。
4. 英国对制假的有关法律规定
在英国,1994 年的《商标法案》就未经许可使用商标增加了新的违法 条款,这些条款不仅涉及到生产和销售仿造品,还涉及到生产带有未经许可 使用商标的标签及包装材料,以及生产在制假产品中使用的设备等。新的违 法条款将犯罪人员的范围扩大,不仅涉及那些直接参与生产和销售伪造产品 的人员,还涉及到那些对制假活动提供“ 贸易工具” 的非直接性支持制假 的人员。除此之外,如果某一罪犯被控告为犯有制假罪,依据1995 年的 《起诉罪犯法案》,法庭可命令没收罪犯在制假经营中所获得的经营收入。 巴西对制假的有关法律规定
在巴西,《刑事程序法典》规定,在起诉有制假嫌疑人之前,必须得到 查封仿造制品样品的初审查的指令。实施查封命令后,仿造品的样品应交给 专家,由专家提出有关侵权问题的意见。专家意见一旦得到审判官的认可, 应在30 天内对制假者进行起诉,之后可能得到搜查被告住宅及查封所有制 假品的命令。虽然这个程序旨在最大限度地减少不正当的查封所造成的不良 后果,但是这一程序还是存在致命的问题。首先,查封样品的举动就会引起 被告的注意,结果自己处于被调查之中;第二,在查封样品和开始进行刑事 诉讼缓冲期之间,使被告在查封其仿造品之前有机会处置其库存的仿造品。其他管辖区的实体法和程序都得到不同程度的发展,但缺乏实施这些法 律和程序的决心。
5. 印度对制假的有关法律规定
印度制定了严厉的打假法律。例如,早在1958 年印度的《贸易和商标 法》就已存在对制假案件进行惩罚的规定,对制假者实行两年监禁或罚款 的惩罚,或同时给予两种惩罚。1993 年出台的《商标法案》包括将监禁惩 罚增加到三年,罚款提高到200 万卢比(5.6万美元)。但是在印度,被控 告犯有销售仿造品的人员有责任申明他们的本意并不想欺诈他人。除此之 外,不管被告是被判为有罪还是判为无罪,法庭都可命令印度政府没收仿造 品和用来生产仿造品的材料。但是将控告进行存档的工作是由商标所有者负 责,商标所有者还要承担刑事诉讼期间的全部费用,这些诉讼只有靠警察的 配合才能进行下去。商标所有者很难劝说警察反对制假者,印度法庭似乎也 很不愿意给制假者以拘留判刑,甚至对严重的制假案件只给予最低的罚款。 埃及对制假的有关法律规定
埃及的新法律能使法院判处一定的监禁甚至是无期徒刑的惩罚和1 千埃 镑至10 万埃镑的罚款。违犯者还将冒他们的企业被查封的危险。例如,新 法律在处理涉及商品的种类、数量、大小、重量、型号和产地方面的各种欺 诈,以前的法律对这类违法行为是罚款5 千至2 万埃镑和1 年的监禁。新法 律规定,将判处罚1 千至3 万埃镑的罚款和1 至5 年的监禁。另一条处理畜 产品、药品、农产品和工业品方面的欺诈行为,原来是判处100 至1000 埃 镑和6 个月徒刑,新法律将判处1 万至3 万埃镑罚款和1 年至5 年监禁。另 外,凡商品造成1 人死亡的交易商或生产商将被判处7 年徒刑和3 万至6 万 埃镑的罚款,如果有关产品造成了3 人以上死亡,则被判处无期徒刑和5 万 至10 万埃镑的罚款。
(二)打假和诉讼的有关程序
1. 行政执法部门的干预和边境措施
行政干预在国外最普遍的形式是边境管理,以阻止仿造品跨越国境,这 些管理工作主要是由海关当局完成。但在某些管辖区,实施管理的机构还有权在其国境内采取行政措施。这些行政权力常与其在实施刑事法中所起到的 作用重叠。 英国负责实施商标法中刑事条款的机构是地方当局贸易标准部;荷兰的 经济管理部也行使相同的职能;法国的消费、竞争和反诈骗署,警察和海关 等。
亚洲许多国家通过建立一个或多个专门行政机构来制止其国内生产和销 售仿造品。这些行政机构有:马来西亚的国内贸易和消费者事务部、新加坡 贸易发展部等。一些专门实施机构被设立在警察局内,包括日本的公共安全 局消费者处和印度尼西亚的联邦警察局生产商务处。韩国知识产权办公室得 到其行使权力的行政支持。不同的管辖区,治理制假活动的行政机构获取信 息的渠道、参与处理制假案件的意愿是有很大不同的。在许多管辖区,实施 机构只是在收到知识产权受到侵害的所有者寄来的控告信后才进行受理,它 们对制假案件不是主动进行调查,因此,主动查明制假案件及搜集起诉制假 者的任务依然是知识产权所有者的任务。
行政干预成为最为广泛的形式,主要是由于海关被赋予了阻止仿造品跨 越边境的权力,这些边境措施对控制仿造品的国际贸易具有潜在的重大意 义,世界贸易组织的前身CGTT《关于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第51 章对签约国提出的基本要求如下:
“如果某知识产权所有者有正当的理由怀疑进口商品是采用假冒商 标的商品或盗版商品,应采用让产权所有者向主管当局、行政或司法机关提 交书面的程序,要求海关停止放行,不让这样的商品进入自由流通”。 停止生产仿造品的命令有时又称“ 驱逐令”。世界贸易组织的前身 GATT《关于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所指出的,许多管辖区,诸如法 国、意大利、日本和韩国规定这类驱逐令必须由行政机构发布,特别是由海 关总局发布。在其他管辖区,诸如我国的台湾省和许多拉美国家,这些命令 是由法庭发布的。
用来实施边境措施的制度可归纳为两类:登记制度和通报制度。 依据登记制度(美国海关所依据的制度),商标所有者应将其商标注册 交给海关当局存档,然后由海关当局负责监督所有带有相关标志的进口产品。 相反,像在欧洲一些国家建立的通报制度,要求商标所有者通知海关当 局每一批受怀疑的假货,并要求干涉,阻止提货。很明显,通报制度给商标 所有者在对进口假货进行初期调查和最初行动时造成了很大的障碍。 除登记和通报制度间的主要区别以外,海关当局希望能用有限的人员专 门从事鉴别和查封假货的工作。因此,知识产权所有者寻求使用边境管理时 最好是将所能获得的托运假货的信息尽可能多地传递给海关当局。 下述信息可能对海关当局有特别的用途:
( 1)假货的当前所在地点和最终目的地;
(2)货物包装的鉴别特征;
(3)货物到达和离开地点的日期;
(4)运送货物的运输方式。
2. 假冒的调查、曝光和诉讼
警察、海关机构和其他公共部门执法机构通常比市民个人更具有调查 权。因此在某些情况下,这些机构的涉入,可以大大提高逮捕造假者的可能 性,并在法律程度上赢得胜利。然而,司法调查部门的机构较知识产权所有 者对某个具体案件的调查更为有限。而司法调查部门的机构在打假工作上的 经验也较私人调查员在这一领域的经验少。
正因如此,知识产权所有者必须制定并实施当制假案件出现时采取的战 略战术。
一旦出现制假问题的信息,一般都需要对其本身及其周围情况进行进一 步的调查。在决定进一步调查所需费用的同时,知识产权所有者还需要考虑 信息来源的可信度、假货的数量、对相关市场的重要程度及随后执法行动成 功的可能性。针对零售商的行动可能会临时破坏假货的流通,这只能解决问 题的现象,而不是解决问题的起因。在这种情况下,一封将使用法律行动的 恐吓信可能会阻止零售商销售假货。但如果商标所有者威胁将对生产商或进 口商使用某种法律程序,如果这种威胁证明是毫无根据的,那么受损失的一 方可以要求赔偿。除非所涉及的零售商,而且长期经营假货,销售额非常 大,否则运用民事诉讼程序没有什么价值。另一方面销售假货被当做是犯罪的地方,经常会迫使警方或其他执法机关对零售商或走街串巷的小贩采取行 动,警方的干涉和刑事诉讼使用法律程序,可能对销售假货构成威胁。 针对假货对生产商采取任何法律行动之前,通常要进行全面而负责的调 查。如果制假活动是可转移的,要考虑制假者转移的可能性。另外,有经验 的制假者会把生产地安排在处罚风险最低的地方。
针对批发商的行动似乎比针对零售商的行动更具有影响力,而要获取批 发商的这些证据,就要求跟踪供货的各个环节进行详细调查。以批发商为目 标和以零售商为目标一样,只能解决制假的表面问题,而不能解决其起因。 但需要注意的很重要的一点是,在一些案件中,批发商在阻止假货的生产并 给予资金支持上起中心作用。在另一些案件中,他们把生产商和市场有效地 连接起来,在这种情况下,针对批发商的行动对打击制假活动十分有效。 根据制假问题的性质和级别,知识产权所有者希望同时打击生产和批发 各个环节的不同节点,这一类型的打假战略要求计划和行动更严密。任何一 个实施战略都是针对从生产到销售的各个不同环节而定的。
关于宣传曝光问题。在对假冒问题上,知识产权所有者和执法者之间在 宣传上有各种不同的观点。市场上如果有假冒产品流通,会降低消费者对真 正产品的信任度,因此知识产权所有者对打假宣传十分谨慎。这种情况下, 知识产权所有者更希望在法庭外解决问题,以避免引起新闻媒介的注意。 民事诉讼费,首先依知识产权所有者的承受能力而不同。一些法律制度 允许败诉的一方将诉讼费偿还给胜诉方,另一法律制度则要求胜诉方自己付 诉讼费。
被侵权者如果在打假的民事诉讼程序中胜诉,通常希望获得侵权赔偿和 禁止继续侵权的禁令。相反,如果造假者被判有罪,惩罚类型包括没收假 货、处以罚款或其他判决。被侵权者需要仔细考核一下希望通过法律途径能 够得到什么。一些案件中,民事程序中对造假者处以物质的赔偿比小额罚款 或短期监禁更具有效性。而在另一些案件中,制假者可能被监禁,这样比侵 权赔偿更有威慑效果。战胜制假的战略应包括一种风险评估方法,即权衡由 特定的造假问题引起的事实上和潜在危害,和与调查解决这一问题的各种法 律形式所需费用的方法。另外,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是,被侵权者在获取制假证据时往往易出现 问题,因为制假者感到他将可能被逮捕时,会企图销毁证据,即使证据不被 销毁,要想进一步获取其生产规模、销售量及其他信息也是很困难的。同 时,制假者会迅速关闭其企业或搬到另一个地方去,采用时间和空间上的转 移,在这种情况下,常常需立即采取行动,将经济损失降到最低程度,不要 坐等到行政和司法审理和审判结果出来以前,才采取一切停止其继续侵权的 活动,那时已经晚了。
·
上一页 目 录 下一页

中国保护消费者基金会 中科联社(北京)网络技术研究院
建议您使用IE5.0以上版本 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