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聽曝光资讯 | 防伪产品公告 | 配套服务 | 防伪知识 | 使用手册 | 防伪论坛 — 关于我们 —
第一篇 第二篇 第三篇 第四篇 第五篇 第六篇 第七篇 第八篇 第九篇 第十篇 第十一篇
聽聽聽聽目前位置:栏目首页 >> 第三篇
聽聽| 相关章节链接
聽聽第一章 工商打假办案的原则和要求
聽聽第二章 工商打假执法办案的程序
聽聽第三章 工商打假办案的方法和技巧
聽聽第四章 制售假冒伪劣商品行为处罚的种类和                 
     幅度
聽聽第五章 涉嫌制售假冒伪劣犯罪案件的移送
聽聽第六章 生产、销售假冒伪劣商品犯罪的惩处
聽聽
第六章 生产、销售假冒伪劣商品犯罪的惩处

上一页 目 录 下一页

  第三节  生产、销售伪劣商品犯罪的特点
  六、生产、销售伪劣商品犯罪的原因
  (一)高额利润的驱使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揭露资本家时曾指出:“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大胆起来,如果有10%的利润,它就到处被用,有20%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50%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它敢践踏人间的一切法律;为了300%的利润,它就敢冒任何罪行,甚至冒狡首的危险。”这对于今天的生产、销售伪劣商品犯罪分子仍然是一个生动的写照。追逐利益可以说是人的一种天性。市场经济早期阶段的特点是人们的致富欲望突然急剧地膨胀起来,甚至带有一定程度的扭曲。在此之前的自然经济条件中。人们自给自足,很容易满足。在计划体制中的平均主义政策下,人们普遍的富裕程度也不高,安于清贫。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否定了过去平均主义的分配方式,承认由于劳动贡献的大小不同而产生不均等收入。这样,一旦从旧体制的束缚中解脱出来,获得了自由发展的社会经济环境,人们致富的欲望便会骤然膨胀。特别是在少数人暴富之后,人们的心理更会失去平衡,为致富往往铤而走险。制售伪劣商品即是一种可以用最小的投入换取最大的利润的所谓“捷径”。在生产过程中,生产者使用的是最劣质的材料,或偷工减料,拿到市场上去出售,也许他的价格要比别的生产者低一些,但他获取的利润却相当可观。这种收入使那些不劳而获的人产生嫉妒,进而强化了非法占有的违法犯罪心理,不惜以身试法,靠坑、蒙、拐、骗等手段损害国家、集体和消费者利益来盈利肥私。有的违法犯罪分子说:“我的思想就是钱,我要用钱来改变我眼前一切,只要能捞到钱,我什么都敢于。”为了捞钱,不择手段,胆大妄为,表现出极大的贪婪性。如某县发生的一起假鼠药案,刚开始时,村办企业根据市场需求,把从别的厂家购来的鼠药由大包装改成小包装,由于这种生产方法十分简单,一些农民索性离开企业自己搞起来,为了降低成本,有的人先在鼠药里掺进三分之一的玉米面。继而便有人掺进一半,后来干脆全用了玉米面,反正这东西没人敢去尝它的真与假。几克玉米面卖到几角钱,其高额利润让更多的人眼红,假鼠药便纷纷问世。最后,他们把更多的时间用到假鼠药的销售上,价格一压再压,回扣一高再高。一次,两个推销者在某单位相遇,言谈话语间都在贬低对方的鼠药是假的,其中一个拍着胸膛说:你的鼠药我敢吃,我的你敢吗?令购买者大吃一惊。这虽是有点可笑,但从中可以看出正是由于伪劣产品的成本之低廉而获利又高,才吸引了众多法制观念淡薄、唯利是图的违法犯罪分子进行不法活动。
  这里有这样一个案例很好地说明了生产、销售伪劣商品获利情况。罪犯王某,自1994年开始以每个5元收购空五粮液酒瓶,然后将每瓶价值3.5元的普通白酒装进五粮液瓶子,冒充五粮液酒,以每瓶75元的高价卖给某公司。至案发,王某生产、销售假五粮液酒17万瓶,获得收入27.5万元,扣除14.45万元成本,共谋取暴利113.05万元。由每瓶成本8.5元,一下子卖到75元。获取的利润高达近900%。
  (二)、地方保护的助长
  当前,我国一些地区的地方保护主义现象非常严重,成为生产、销售伪劣商品违法犯罪活动泛滥成灾的保护伞。其突出表现为,个别地区和单位的领导把生产、销售伪劣商品作为本地区、本单位发财致富的捷径,盲目支持一些不具备条件企业的生产活动。对损害国家、社会或者其它地区而给本地区带来“好处”的违法犯罪者,不但不追究,反而当成“功臣”嘉奖,从而颠倒了是非荣辱观念,宁愿本地的伪劣商品充斥市场却不让外地的优质产品进入本地市场。一些地方领导阳奉阴违,对国家打击制售伪劣商品的要求置若罔闻,“上动下不动”,只见号召不见行动。为一地的局部利益,对所谓“效益显著”的伪劣商品生产、销售企业、厂家、人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明目张胆地加以袒护,甚至与不法分子相互勾结,设置重重障碍,对执法部门横加指责刁难,阻挠执法人员对伪劣商品违法犯罪活动的依法查处。在某些地方也出现了执法人员遭到殴打、打击的现象,甚至发生致伤、致残或者致死的案件。打击假冒伪劣商品的违法犯罪活动在一些地方、一些领域成效不佳,地方保护主义的作怪作梗是一个重要的原因。
  1993年4月曝光的某地区兽药厂特大生产、销售假药案就是一个典型的地方保护例子。这个厂自1988年以来,7次因制售假药被查处,都不了了之。当地主要负责人不仅对该案的调查设置种种障碍,阻挠调查,而且还动用了警力,对办案人员进行威胁。更有甚者,这样一个制售假药企业的负责人不但受不到应有的处罚,反而被授予各种桂冠,如“先进分子”、“青年突击手”、“企业家”、“改革家”等等。就这样,生产、销售伪劣商品的罪犯被地方保护主义一层一层地严密保护起来。使得其犯罪活动越来越猖獗。当地领导之所以拼命予以保护,其根源在于犯罪分子利用了被腐败的干部,腐败的干部反过来又庇护了罪犯。该厂由于生产、销售伪劣药品大发横财后。为拉保护伞,该厂厂长以支持领导工作为名,买来小汽车捐送给当地领导机关。公安部门还给该厂厂长配备了五四式手枪一支。当群众举报该厂违法犯罪情况后,监察部、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技术监督局等联合专案组进驻该厂查处时,地方执法部门竟给该厂厂长通风报信。使罪犯潜逃。在该案中,涉及滥用职权、包庇罪犯、玩忽职守的国家干部共有54名,分别受到了党纪、政纪处分或被追究刑事责任。又如全国闻名的晋江假药案中,也存在着严重的地方保护主义,涉及到国家干部167名,其中参与制售假药的71名,受贿的79名,其他问题的17名。由此可见,地方保护的背后实际上隐藏着严重的腐败现象,必须引起我们的警觉。
  (三)监督管理的漏洞
  我国很多地方的商店、宾馆、市场等都有伪劣商品的踪影,它们之所以这样容易地流入进去,就是因为在具体的监督管理制度上存在着许多漏洞,伪劣产品便有机可乘,乘虚而入。这种现象值得人们认真加以思考。其中既有客观的原因,也有主观的原因。从客观上讲,市场经济的早期阶段,复杂的市场行为尚未充分展开,伴随而来的各种纠纷、摩擦、矛盾暴露得很不充分,有关产品的质量标准、监管措施等等,不可能很早就形成统一的规定,完善的法律机制也难以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形成;同时,由于人力、物力、财力等因素,我国现有的质量监督机构对市场商品质量的监督工作相当薄弱。全国现有的质量监督行政机构对企业产品质量监督的覆盖面仅为20%左右,对市场商品质量监督的覆盖面不足10%。县以下的质量监督更加薄弱,特别是占乡镇工业企业总数86%的个体工商户企业的产品质量基本上处于无人监督管理的状态,大量的伪劣商品便从这里源源不断地流入市场。难怪有人认为:中国这么大,一个地方骗一次,半个中国就足够了。从主观上看。针对伪劣商品的监管问题,空洞的口号多,扎扎实实的工作少,声势浩大的场面多,严密有效的措施少。结果是使打击伪劣商品活动成了一阵风,风一过,打击活动也就过去了,制售伪劣商品行为依旧进行,甚至变本加厉,比过去更加猖獗、猛烈。因此,由于监督管理上漏洞的存在,生产、销售伪劣商品的犯罪活动总能不断地找到生存的机会。
  (四)惩处不力的影响
  当前,有法不依、执法不严、以罚代刑、罚过放行、惩处偏轻的问题在查处制售伪劣商品违法犯罪活动中相当普遍。各级人民政府、司法机关作为执法主体,本应自觉履行其监督商品质量,严格执法,惩处制假贩假行为的职责。但有些地方在这方面做得很不够,往往是说起来重要,干起来次要,忙起来不要。比如。某市消费者协会接到举报,说城郊一个体豆制品加工厂生产设施简陋、卫生状况极差,用黑墨甚至猪粪做臭豆腐的原料,并且数量非常大,销往许多乡镇及近邻县市。市“消协”经调查后,在新闻媒介曝了光。受到用户和消费者的表扬。当他们请了政府有关部门的同志参加座谈会,共同讨论联合执法、予以严惩之事时,结果有的部门却相互推诿,致使最后的查处工作搁浅。另外,实践中,对生产、销售伪劣商品损害消费者权益的行为,流行着一种“以罚代法”的查处方法,侵权者不但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而且往往是损害消费者权益10次,受罚1次,罚过之后继续干,甚至变本加厉补回损失,形成“损害———罚款———再损害”的恶性循环。最高人民法院曾多次指出,许多本应移送的案子到不了法院。1993年,据对全国查处的制假售假案件初步统计,移送法院审判的案件仅占查处案件的千分之七。1994年,又对两年“打假”的情况进行统计分析,已判案件只占查处案件的千分之五。制假售假违法犯罪活动一旦开了头,而又没有及时受到应有的惩处,失败的机率小,成功的机率大。这无疑是助长了制售伪劣商品的歪风,一些人就会趋之若鹜,有恃无恐,从而迅速扩张泛滥。特别是有一些通过制售伪劣商品暴富起来的违法犯罪分子,如果不给他们以及时地严惩。就会置法律于不顾,置消费者生命、健康、财产安全于不顾,大肆实施生产、销售伪劣商品违法犯罪活动。
  对生产、销售伪劣商品违法犯罪行为惩处不力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如有关的政策法律界限不够明确、司法力量不足等,但其中不容忽视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人们对此类违法犯罪活动的社会危害性认识不足。翻开我国的打击伪售伪劣商品犯罪的历史。除少数引起人命案之外,大多数都被当作一般民事行政案件来处理,罚点款,写个保证,道个歉,就算了事。传统观念上,总觉得这种行为不象杀人、放火等犯罪的危害性大,以为是一种无所谓的事,无需小题大做,动用刑罚。能处理的就处理,不处理也没事,具体行动上也总是不处理或者轻处理了事。因此,提高人们对打击生产、销售伪劣商品违法犯罪活动重要意义的认识显得非常必要、紧迫、现实。
  (五)非法广告的推动
  长期以来,我国的广告市场不规范,一些广告业主缺乏基本的职业道德约束,只要给钱,无论什么样的广告,往往不经任何核实即予以发布,商品生产、销售企业随意乱发广告的现象也非常普遍,这就导致虚假的非法广告比比皆是。虚假广告的宣传,往往给伪劣商品披上美丽的光环,从而为伪劣商品进入市场,进入平常百姓家开启了方便之门。一些伪劣商品的生产者和销售者利用手中的钱。不惜成本地大做广告,力拼排行榜,竭尽吹捧之能事。一使自已的产品成为“名优”品牌、“上榜”品牌、“指定”产品、“首选”产品、“推荐”产品等,五花八门。许多消费者正是在这些虚假广告的诱惑和误导下,才购进伪劣商品。非法广告的宣传给广大用户和消费者带来极大的危害。如每天我们打开电视机总会有药品广告出现在屏幕上,形形色色的“神奇疗效”药品,不但使病人困惑,也使每天与药品打交道的医生真假难辨。兰州某医院的医生看到广告介绍一种治疗肝炎、肝硬化的特效药,要求药剂科购进一批。但临床使用不但没有见疗效,一些病人病情反而更不好,医生不敢再用,药品只好在库房中堆着。因此,非法广告的虚假宣传,为伪劣商品进入流通领域所起到的推波助澜作用不能低估。
  (六)市场机制的欠缺
  市场经济是一种以市场机制为基础和主导的配置社会资源的经济运行形态。我国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就是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在当前新旧体制转换过程中,旧的体制尚未完全失去作用,新的体制还很不健全,因此,新旧体制的摩擦、碰撞,不可避免地出现各种矛盾和漏洞,加之管理混乱,这就给制售伪劣商品活动以可乘之机。
  众所周知,市场机制是与竞争结伴而行的。市场竞争一般是指商品生产经营者在市场生产经营活动中,为了取得有利的产销条件而进行的相互争胜的活动。这种活动实际上是竞争者把自己生产经营的产品投入市场,接受市场价值规律、供求关系法则和消费者的检验,相互比较,优胜劣汰的活动。一般来说,竞争者必须通过提高自己生产经营的效益,降低生产经营的成本,降低产品价格。提高产品的质量和性能等手段来取胜。否则,将被逐出竞争的市场。竞争具有许多积极作用,但在市场经济的早期阶段,市场发育程度较低,市场组织条件不发达,竞争不可能充分展开,这就使消费者自由选择商品的权利不能充分行使,伪劣产品就获得了生存的机会。目前,我国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正处于建立和发展之中,市场发育程度不足,市场体系也没有完全建立起来。由于市场体系内部各类市场之间存在着相互制约、相互依赖、相互促进的关系。如果某一分类市场发育不全,发展滞后,就会影响其他市场的发展和功能的发挥,从而影响市场体系的整体效率。市场体系必须具有统一性和开放性,这是市场体系的本质要求,是市场体系的特性。市场体系的统一性是指各分类市场在国内地域间是一个整体,不应存在行政分割和封闭状态。
部门或地区对市场的分割,就会缩小市场的规模,限制资源的自由流动,从而大大降低市场的效率;市场体系的开放性,就是指市场不仅对国内开放。而且要对国外开放,把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联系起来。尽可能地参与国际分工和国际竞争。并按国际市场提供的价格信号来配置资源。决定资本流动的走向,以达到更合理的配置国内资源和利用国际资源的目的。但是,我国现阶段的市场体系建设刚刚起步。无论是市场体系的统一性还是市场体系的开放性都不够。这些都限制了市场的充分竞争,使市场不能充分发挥其优胜劣汰的竞争机制作用,为伪劣商品的横行,提供了一定的土壤条件。如,市场机制的欠缺使回扣风盛行,这也成为生产、销售伪劣商品违法犯罪活动屡禁不止、久打不绝的一个重要原因。回扣不仅成了伪劣产品进入流通领域的“敲门砖”,而且是企业搞不正当竞争的“腐蚀剂”。一些生产、销售伪劣商品的厂家利用回扣等不正当手段,把他们的产品塞进商业部门和市场。一些商业部门的业务员为了收回扣,捞好处费,经常与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的厂家相互勾结。不管什么品质产品,什么伪劣货色,只要自己的腰包能捞到钱财,就一股脑地进货销售,不仅坑害了消费者,而且也给商业销售部门自己背上了“黑锅”。
  此外,在健全的市场机制、完善的市场体系下,企业根据市场导向精心策划,组织生产,满足市场需要。产品质量的保证和提高,是在市场上竞争取胜盈利的根本和关键。也是其价值实现的必要条件。但是,我国目前的市场存在市场机制扭曲、市场导向紊乱、市场信号失真的情况,这是不能正确地引导企业生产经营活动的。再加上地方政府不断加强对市场的行政渗透,使企业
和国家的关系更加模糊,企业更多的是在政府的调度下参与市场活动和组织生产。在许多企业,《企业法》并没有得到认真贯彻执行。企业获得的自主权也没有实质性的突破。承包制只不过是把企业和国家的“父子”关系转化为企业与地方政府的“父子”关系,承包制使承包人与地方政府在盈亏上达成共识,他们关心的首要问题就是如何增加盈利或减少亏损补贴,怎样可以多提留
成,多发奖金。企业既然没有完全的经营自主权。其利益又常与地方政府利益纠合在一起,就势必要在原材料供应、产品价格、利润分割等方面同地方政府讨价还价,这样必然导致企业经营思想的偏差。产品质量本是企业的生命线,现在却要服从于产值和速度的需要。如1991 年国家技术监督部门对全国的碳酸饮料(简称汽水)进行了产品质量全面统检。这次统检发现许多生产条件好的企业为了赶在销售旺季多赚钱,放松管理,追求低成本获大利,而不按标准生产,擅自降低“糖粉”含量和充气压力,致使可溶性固体物和二氧化碳气含量不合格。还有一些不具备生产条件的小型企业见利忘义,粗制滥造,偷工减料,无视有关法规,在环境卫生条件极差的情况下进行生产,使得产品的卫生指标严重不合格,类似这种只重速度与产值,只顾赚钱而不管产品质量的情况在全国各地的许多生产行业中大量存在。 聽聽聽

上一页 目 录 下一页

中国保护消费者基金会 中科联社(北京)网络技术研究院
建议您使用IE5.0以上版本 1024*768分辨率浏览